蔓草

emmmmm

个人属性  别骂

没有恶意,没有恶意,没有恶意

【农坤】爸爸,我考了30分

*脑洞源自微博

*觉得超可爱啊一家三口的设定

*渣文笔别嫌弃,爱你们

——————————————————————————

天边得太阳渐渐烧的火红,慢慢往山后藏。

你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手里的试卷反复被你搓成一个球又展开最后变得皱皱的,看着眼前的那扇门你仿佛看到了正在接受男男混合双打的你。

"考了30分会被打死吧,还要签字怎么办啊,不如离家出走吧……"

你对自己想到的这个绝妙想法十分满意,正思考着今晚到底是在天桥地下睡还是在公园长椅睡的时候

"叮"

电梯门打开了,你的农爸爸提着刚买回来的菜看见了正在家门口蹲着的自家闺女。

"农…农爸爸,你…你回来啦……"

你一抬头就看到了噩梦来源,慌忙站起来的同时把那一团试卷藏到了背后。

"我回來啦,怎麼在門口站著,又忘記帶鑰匙了吧?"

他看着你傻fufu的样子宠溺的轻笑了一声,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你心里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早知道刚刚就先跑了再考虑睡哪了。

你慢吞吞的挪进家门,看着农爸爸放下钥匙就进了厨房忙活,你聪明的小脑瓜忽然又有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就悄咪咪的摸进了你坤爸爸的书房,在他书桌上的一沓文件随便抽了一份就又蹑手蹑脚的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一进房间就锁住了房门,把手里的这份带有你坤爸爸签名的文件放到了桌子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

想想自己是第一次模仿家长签名还有些小激动呢,下笔的时候还带着一点神圣感。

但才练了一遍两遍你就感觉有些不妙,这些的是什么鬼画符啊?!你颤抖的拿着笔,欲哭无泪,我才七岁,我好累。

"扣扣,吃饭啦。"

农爸爸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马…马上来……"

你把刚才的鬼画符一塞仿佛经历了世间沧桑一样心累的走出卧室。

走到饭桌时坤爸爸已经回来了,面对两位爸爸热烈的注视,你在心里已经给他们下跪两百次了。

一顿饭仿佛长达一个世纪,生怕他们一个不经意问了你一句考得怎么样

"扣扣,上个星期的考试成绩发下来了吗?考得怎么样呀?"

……

怕啥来啥,坤爸爸一边温柔的给你夹菜一边给了你致命一击。

你一抬头就对上了他的视线,心里止不住的发虚"还没"这两个字卡在你的喉咙里迟迟吐不出来,这不是为难我这个不会说谎的乖宝宝吗?!

这时候农爸爸也向你看了过来,两个爸爸好像变成了黑白无常耷拉着长长的舌头盯着你。

"呜哇啊啊啊!!!我错了!!!"

没出息的你被吓得哭了,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被你突如其来的大哭弄得不知所措的两人立刻放下饭碗,一边帮你擦去眼泪,一边轻声安慰着你。

"扣扣怎么了,怎么哭了呀,发生什么了告诉坤爸爸呀?"

你一哭就自动屏蔽了一切声音,两人无论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直到桌上的饭菜渐渐失去了温度你也才慢慢停止哭声。

"好了哦,釦釦不哭了,該告訴爸爸發生了什麼吧。"

看你安静了,农爸爸才小心翼翼的问。

"我…我考了…三十分……"

半天你才磨磨蹭蹭的挤出来几个字,你的头一边说一边越来越低,像埋住了头的小鸵鸟一样。

对面的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仿佛对于你的泪点有些好笑。

"是這樣哦,那釦釦為什麼只考了30分呢?"

农爸爸笑眼盈盈的看着你。

"因…因为我考试的时候睡着了……"

"但是不是我睡晚了,只是昨晚地震了,太吵了!"

你生怕他们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

"地震?小孩子不能謊話哦,鼻子會變長的~"

农爸爸好像不相信你说的话,笑嘻嘻的吓唬你。

"是真的!就是爸爸的卧室那边!你们睡得太沉啦!我都听到床摇来摇去的声音呢!"

你生动的给他们描述着那天晚上的情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像僵硬的木偶一样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看对方。

你看着他们的反应得意的抬起头,终于信我了吧。

不过为什么大人害怕的时候脸会变得那么红呢?

【超级富贵】一个小小的脑洞(肉)

一个关于上海见面会后续的小脑洞

xxj文笔 求不嫌弃

为了满足我的一己肉欲而瞎写的肉文(*/ω\*)

望各位太太看的开心

上车